HTC高级副总裁鲍永哲:元宇宙没有过气与AI并不相斥

7月27日,被无数游戏、动漫粉丝期待的泛娱乐行业盛会2023ChinaJoy,终于在今年恢复了以往的规模和形式。作为今年ChinaJoy的深度财经合作媒体,《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深度参与大会报道。

这两年,元宇宙迅速由“顶流”变成了“过气网红”,横空出世的AIGC成了“新宠儿”。毫无疑问,AIGC是眼下的焦点,但值得注意的是,元宇宙也并未被抛弃。正如HTC高级副总裁、全球解决方案负责人鲍永哲所说,媒体或资本的焦点变了,但企业不能跟风,不管是元宇宙、AI还是其他技术,都不是相斥的。

从第一代安卓机到VR再到元宇宙,鲍永哲站在了每次科技演变的潮头。这次,鲍永哲也来到了ChinaJoy论坛,并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专访,分享了他对科技迭代的看法。

HTC和谷歌合作的第一款安卓手机,便是为了和iPhone对决而生。2008年10月,在乔布斯发布第一代iPhone的19个月后,HTC和运营商T-Mobile合作推出了真正意义上的Android手机——HTC Dream。随后的几年里,HTC几乎成了Android系统的代言人,一度在手机市场和三星、苹果三足鼎立。

15年后,Apple vision pro头显设备引起了市场对VR的广泛关注。作为全球第一批入局VR领域的玩家之一,HTC在2015年就推出VR设备HTC Vive,这被视为其转型的信号。面对苹果的入局,鲍永哲保持乐见其成的态度。“现在的市场还算大,短时间来看,谈不上要竞争,但苹果的入局可以对整个行业有一个很大的提振作用。”

鲍永哲与谷歌安卓团队合作开发了全世界第一款安卓手机,后来一直负责HTC安卓机型系列软件开发。2014年,鲍永哲加入HTC Vive的团队,并肩负起寻找新科技的任务。

回忆最初体验VR的感受时,鲍永哲仍然记得当时的触动。因缘际会,他和当时热衷于虚拟现实的美国游戏公司Valve会面,并体验了Valve的原型机。站在虚拟高空的场景时,鲍永哲被沉浸感和真实感所震惊,“感觉非常真实,会让你感到恐高”。

那次体验让鲍永哲和HTC坚定地相信,这将会成为未来的重要方向。“从过去的文字到照片到视频,我们一直在追求沉浸感,这是人的天性,我们当然希望沉浸感越棒越好,越贴近真实越好。”由此,这也成为HTC的下一个大事。

事实证明,HTC的预测是正确的。随后几年,越来越多的国内外大厂扎进VR行业,Facebook(Oculus)、三星、Sony、谷歌、微软等,“VR元年”出现,而Oculus Rift、HTC VIVE和索尼PSVR三大设备也成为当时行业里的主角。

转型并不总是顺利的,Vive并未为HTC带来良好的业绩,2015年~2017年,HTC连续三年亏损。起起伏伏,VR行业也经历过巅峰和不被看好的阶段,但HTC始终坚持着VR布局。“我们公司对技术和方向有自己的坚持,如果这是未来的方向,就不会担心短期的风投,而是坚持长期的投入。即使VR中间有一些起伏,但我们也没有转去做别的事情,我们始终坚持在这个领域。”鲍永哲称。

坚持之下,Vive也逐渐成长为VIVERSE(HTC的元宇宙世界)。“科技不断在进步,我们也希望将科技和人文做结合,能够真正释放人类的想象力。”鲍永哲解释,“VR是VIVERSE重要的一个板块,是直接面向一般使用者的一个载体,但是别的领域我们也在投入,包含AI、区块链、5G的部分,整体都在持续往前推进,持续地投入在现在的VIVERSE沉浸式生态系统上。”

对于市场上从VR到元宇宙再到AIGC的风潮,鲍永哲认为,更多的是媒体和资本注意力的转变。“大家都说Meta现在都不提元宇宙了,事实上,看他们的人员、投入,看未来要出的设备,他们在元宇宙的投资并没有减少多少。”在他看来,不管是元宇宙、AI还是其他技术,都不是相斥的,而是可以互补、互利、互融的。作为企业,不能一味跟风。“如果持续追踪媒体的热点,没有经过所谓的积累,在真正风口起来的时候未必能够追上。当你持续在深耕技术,持续在积累生态系统,等到各个方面的技术成熟了,自然会有它爆发的一天。”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企业意识到元宇宙的作用。“为企业解决问题”,已经成为元宇宙业务获得增长的重要渠道。

从元宇宙应用层面来看,B端已经覆盖了娱乐、教育培训、展览展示多个场景。去年,HTC进军影视制作领域,推出其虚拟制作系统“VIVE Mars CamTrack”,该方案通过将实体摄影机的位置追踪工作流整合到一个具备专业级效果的实时渲染引擎中,整个虚拟制片过程将变得更快捷、更简单、更经济。

鲍永哲介绍,Mars CamTrack是受好莱坞的虚拟拍摄技术启发,该技术可以实现拍摄时的实时特效,减少后期的工作量,这其中用到的相机追踪和VR息息相关。

在调查了市场需求后,HTC开发了Mars CamTrack。“现在我们真正能够做到释放想象力,以前不敢写的剧本现在敢写,并且能够拍摄出来。”

VIVERSE也在尝试和电影IP合作。比如,和著名的虚拟现实电影《头号玩家》合作,制作了一个名为《头号玩家:绿洲》的VR游戏体验。鲍永哲称,目前,HTC和电影IP的合作仍然集中在提供虚拟制片解决方案的部分。“过去这两三年,我们比较注重在ToB的部分,ToB最大的应用场景大致上可以看作教育训练和沉浸式的模拟,这两个都是过去非常重要的应用。”

不只是HTC,可以看到,入局元宇宙的大厂大多侧重ToB业务布局。ToB业务已经应用并快速发展的同时,ToC市场大多数还是停留在游戏、娱乐上。

但时隔多年,记者再次问到这个问题时,鲍永哲表示:“坦白讲没有普及,我觉得整个性价比和使用上的障碍,都还没有到让消费者可以大量普及的地步。”

但鲍永哲同时表示,C端市场正在变得乐观。“现在我们有了一体机,变得轻了,有了MR又可以看到外面,更多的操控可以不用手柄,是逐步在往消费端可以接受的方向去发展。”

据鲍永哲观察,线下的VR空间体验店人头攒动。“大空间、线下的沉浸式体验,是文化艺术类,不是游戏类。”但他预测,这样形态的应用场景会在今年很大幅度地成长。

“未来要发展消费端不能只有游戏,那样只能针对硬核玩家了。”鲍永哲认为,苹果入局的好处是带来了很多生活方式相关的应用,而这些生活类应用会更亲民,在消费端也更容易普及。

“我们现在还是ToB,也重新开始探索ToC的部分,包含更多生活类相关的内容,我相信这是我们未来几年很重要的方向。”鲍永哲说,“我们的愿景还是希望让人享受这种新技术,给ToB用是因为效率、成本、商业目的。ToC用了,我个人觉得比较有成就感,那表示我们真的帮助人们做了有意义的事情。”

提到元宇宙的发展,鲍永哲始终认为,元宇宙是一个生态层面的事情。“元宇宙生态不可能全部都自己来,要做一个生态系统,最重要的服务来源是外部的开发者,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开发者社群很重要。”而强大的开发社群是苹果的优势,它的加入会让更多的消费者关注,更多的开发者愿意投入。

“在一些群里,大家熬夜看苹果发布会,有人特意飞去看发布会,有人特地飞到美国想办法弄到票进去看。”鲍永哲这样描述apple vision pro发布时国内的气氛,“国内有非常多的人在持续耕耘,对这个行业抱有非常大的热忱。”

“元宇宙在全球来看,在做的几个大的厂商都以生态的角度在布局。国内很多厂商,在硬件上不管是量产还是成本,能力都非常强,未来可能也会碰到一个问题,就是如果没有一个开放的生态系统,硬件上的优势就不容易发挥,一旦有了开放式平台,相信国内所有VR行业的厂商会大幅度往前迈出去。”鲍永哲说。

鲍永哲称:“从品牌价值、关键技术再到平台和开发者,这样构成一个生态系统。我想,生态除了技术以外,还要有品牌、有开发者社群,甚至平台上面的APP等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