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要兼容 EVM?这是个问题

是否要兼容 EVM?这是个问题

撰文:Ramshreyas Rao,Messari 分析师
编辑:南风
首先是对 DeFi 流动性的争夺,然后是一场 NFTs 狂热——我们现在正处于智能合约平台的寒武纪大爆发之中吗?Solana、Cardano、Polkadot、Terra 和 Avalanche 的价格上涨,以及围绕以太坊 L2 可扩展性解决方案 (比如 Arbitrum 和 Optimism 等) 的推出所引发的市场兴奋,都支持这一观点。

然而,正如 Messari 分析师 Ryan Watkins 在最近一篇有关「智能合约平台之战」的文章中所指出的,价格并不代表一切。如下图所示,以 TVL (总锁仓价值) 衡量,这些平台的实际活动与 Polygon 等兼容于 EVM (以太坊虚拟机) 的以太坊侧链相比还相差甚远,而 Polgyon 的价格仅为其新竞争对手的一小部分。
上图:总锁仓价值 (TVL) 排名前十的智能合约平台,数据截至2021年9月27日
BSC (币安智能链) 和 Polygon 这样的市值相对较高的以太坊侧链,是如何强有力地维持着“真实的”用例的?初来乍到的 Arbitrum 又是如何快速地在 TVL (总锁仓价值) 方面挤进前十的?它们之间有何共同之处?
上图:TVL 排名前十的智能合约平台中,兼容于 EVM 的平台 (左) 不兼容 EVM 的平台 (右)
截至撰文时,TVL 排名前十的智能合约平台中,有 70% 的平台是兼容于 EVM,30% 不兼容EVM 是运行智能合约的“虚拟机”,最初在以太坊上,现在已经在一系列新兴的以太坊侧链和 L2s 网络上兼容。你可以将 EVM 想象成 Android (安卓) 操作系统 —— 使用安卓系统的手机 (不管是 Google 手机还是其他安卓手机) 都能够运行你最喜欢的一些 Apps。为什么这个细节在评估智能合约平台时至关重要呢?谁会在乎这一点呢?

开发者会在乎!正如 Steve Ballmer (微软公司前CEO兼总裁) 告诫我们的那样,开发者是成功的关键。如果你正在构建一个区块链平台,你的最初用户是开发者——他们将负责创造出吸引用户到来的吸引力 (包括出色的体验、应用和用例等等)。这使得平台的选择成为开发者一开始就需要考虑的关键变量
平台之战首先围绕开发者展开,其次才是用户。
这可以解释很多事情。当我们再次审视 TVL 排名前十的平台时,这一次连同它们各自的生态系统 dApps 也考虑进去,我们便可以得出以下图表:

上图:TVL 排名前十的智能合约平台中,兼容 EVM 的平台 (左) 和不兼容 EVM 的平台 (右) 各自的生态系统 dApps。制图:Messari
上表似乎表明,如果你在搭建新的智能合约平台时选择不兼容于 EVM,那么你注定遭遇碎片化。相反,如果选择兼容 EVM 的路线,新兴的智能合约平台显然能够争取到现有的 DeFi 项目,以及使用这些 DeFi 项目的用户。就不兼容 EVM 的链而言,无论它们看起来多么令人兴奋,它们都必须重新开始搭建新的项目或者克隆其他产品,并避开其他元老级 DeFi 产品带来的网络效应和势头。这就引出了我们的下一个问题:从长期来看,市场将支持多少种类型的智能合约平台?
只可能有两种
苹果 vs 微软、安卓 vs iOS、Chrome vs Firefox、Java vs .Net、AWS vs Azure、英特尔 vs AMD、英伟达 vs AMD……如果你看看各个领域的技术堆栈,你就会发现一个共同的模式:虽然终端用户产品/应用的数量有很多,但技术平台倾向于处于双头垄断的状态
很明显,我们现在处于下图中的智能合约平台“Before”阶段,有大量的潜在解决方案 (包括 EVM、Polkadot substrate、Solana WASM 等等,如下图所示)。但还要多久才会出现兼并呢?如果确实会发生兼并,我们真的能想象出一个 EVM 没能成为“双头垄断”中的“一头”的未来吗?
那些不兼容 EVM 的智能合约平台真的只是在争夺成为“双头垄断”中的“一头”吗?我们不妨延伸一下这个比喻,来看看 Windows 和 Mac 操作系统的对比。Windows 是许多原设备制造商 (OEMs) 在生产其产品时所使用的操作系统,而 MacOS 则仅仅用于苹果自家的电脑。这与区块链领域没有什么不同 —— 每个智能合约平台本质上就是一台巨型分布式计算机。一些区块链平台 (就像 OEMs 一样) 使用 EVM 作为其操作系统,而另一些区块链平台则更喜欢使用其自己定制的虚拟机。就像电脑操作系统之战,这种虚拟机的设计选择具有重大影响。
dApps 开发者们 (大多数开发者会组成小团队) 不太可能能够将目标锁定在一长串的虚拟机类型,他们更有可能是会瞄准市场上排名第一和第二的虚拟机类型,并且他们将自己的 dApps 集成至小型链的优先级较低。在选择兼容 EVM 还是不兼容 EMV 的虚拟机类型时,他们可能基于「蓝海战略 vs 红海战略」,即要么选择在竞争激烈的 EVM 生态系统中展开竞争要么选择在一个日益增长的非 EVM 生态系统中进行产品克隆延伸和差异化,并寄希望于从长远来看将胜出
其中一个例子就是搭建在 Solana (不兼容EVM) 之上的去中心化交易所 Serum。虽然 EVM 世界中的标准 DEX (去中心化交易所) 模式是使用流动性池的自动化做市商 (AMM) 模式 ,但 Serum 利用了 Solana 链的速度和低费用的环境,创造了一种中央限价订单簿 (CLOB) 模式的 DEX,这种 CLOB 模式允许能够其上搭建一组完全不同的 dApps 应用,但牺牲了与其他基于 EVM 的应用的互操作性。
在 EVM 出现一个明确的竞争对手之前,Serum 的这种模式似乎很可能继续下去:这是一场所有 EVM 链上部署的 dApps 与不兼容 EVM 的孤岛式平台 (之所以是孤岛式,是因为这些不兼容 EVM 的平台都仅管理着自己的 dApps) 之间的战争。那么,你是决定选择 EVM,还是不选择 EVM 呢?
上图:兼容 EVM 对比不兼容 EVM 的智能合约平台的优劣势。
如上图所示,兼容于 EVM 的智能合约平台的优劣势分别为
优势
  • 现有的有经验的用户可以迁移过来;
  • 继承现有的 dApps;
  • 技术成熟度更高;
  • 更容易与以太坊生态系统实现互操作性,也即所谓的“网络效应”
劣势
  • 资本流转很容易,因为资本的转换成本很低;
  • 受到以太坊路线图的约束,这可能会干扰你的发布计划;
  • 创新受到了 EVM 规则的约束。
相比之。